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童话人生

童话人生
  
  
   伍子
  
   童话是懵懂中最初世外的美丽—-王子和公主是永远的主人公,善心和爱情是不变的红线,有巫婆有魔咒的阻梗,穿插着海洋、船帆与城堡的王国,最终结局总是虽历经阴谋秘计,然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至今都记得小时候很艳羡“豌豆上公主”的娇贵,我那时就想不明白皮肤怎么会娇嫩到即使躺在七床被子之上、却仍然会被最下面的一粒豌豆所累?我也慨叹过“美人鱼”的自我牺牲,为了爱人历经的那份恬退隐忍的放弃;而白马王子和穿着纱群公主的爱情竟也似乎成为我们心中永远追索的一个情结。我不曾记得童话故事中有关于人生哲学的思考,也似乎没有“是生存还是死亡”这类严峻问题的提出,大概童话世界中简单的生活注定会容不下哲学这样深刻的主题。于是我想,童话中的芸芸众生,他们原本就不是“人”吧,可他们也实在不是神,要不怎么也会经常束手无策,如果这样,最好的答案是不是他们与我们遵循着不同的标准,或者说迥异的游戏规则呢?
  
   后来,将童话故事弃之一边,开始走进了琼瑶的世界,相信这位女作家是我们这代人不可不提的一笔。阅读的第一本她的书是《心有千千结》,记得卷首上好象写的是“心不老,情难结,心似双丝网,终有千千结。”故事中“若尘”这样一个放任不羁的男主人公,被一个出生寒微、机智善良的女孩驯服,终于被一纸婚书套牢,走进家庭生活。那时候这类小说并不多见,又让人觉得极为清新,于是如痴如醉一口气读了个遍,还跟着沫了不少眼泪。好多年以后,想大呼上了琼瑶阿姨的当,她给我们编织的原本是现代童话,却在阅读的不知不觉间,去等同于生活的现实。只是啊,再怎样的误差,对于“纯净”的认同早已在我们心中悄然根植。
  
   大概是十八、九岁开始读席慕容的《无怨的青春》和《七里香》,她的诗、她的散文描绘了一个美得一塌糊涂的童话般的画境,让我至今在脑海里也不时会闪现那些美丽的文字。比如她写的:如果在水中放进一块明矾/可以沉淀出所有的渣滓/那么,如果把它放置到我们的心中/是不是可以沉淀出所有的昨日。再有:为什么时光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们不断前来/然后退去/为什么只有它可以浪掷一切的美,一切的爱/浪掷那些曾经对我们是怎样温柔而难求的记忆。那时阅读席慕容的诗文,正值初涉人世,以为一切都可以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的描绘,还不明白这太美好的东西,要不要犹疑去接受。然终于还是接受了,而且成为了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情愫。
  
   想来我们民族最需要浓墨重彩的“童话”当属武侠小说了。夸张点说,我辈为了这些超然的传奇故事,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连谈恋爱也耽误了。藏于我们胸中侠肝义胆、笑傲江湖的品格被小说中的主题推波助澜,竟也凭添了几分英雄的豪情。我是非常喜欢《笑傲江湖》这本书的,不仅因为它有让我欣赏至极的名字,有令狐冲曲折离奇的经历,还有如桃谷四仙这样丰满的人物个性,而梅庄三兄弟的意境又是那么的美伦美奂,让人恨不得钻进书里就别再出来。
  
   那时的我是鲜少看世界名著的,更不会读哲学和心理学这类论著,今天想来,小资有余、高雅不足也是有来由的。
  
   随后,我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走了一条许多人都似乎必然要共同经历的道路。我们奋斗、创业,经历了一些失败和挫折,开始学会去反思和适应,我们接受了生活的安排,偶尔也会有些小小的抗争。我们以为生活就如同前辈一样,平铺直叙,对幸运者不过是衣食无忧、平安是福。童年时对童话的意境已变成了诸如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这样的思考,而曾经渴慕的豌豆公主的娇嫩,早已变成她可能患有皮肤敏感之类疾病的假设。我们对生活有了太多的调侃,我们阅读人生,又往往被俗世湮没,我们养成了太多的习惯,还有也学会了认命。
  
   只是在经历了一些生离死别,在有了更多的阅历之后,开始了新的反思–可不可以这样随波逐流、波澜不惊的走下去?我们的确应该去了解这个身处的社会,但是不是该完全去遵循它的指令?我们哭哇哇的只身来到这个世界,又终将独自离去,可曾有一人从始到终的相伴一生,我们是不是在不断粉碎自己的作品中去换取成长,所以为什么一定要活在别人的眼神和评价里?而对现实的屈就是我们的悲剧还是社会的不幸?
  
   曾经被席慕容的一篇散文触动心灵,文中讲述了一个牧羊人,他少年的时候就开始在蒙古的草原上放逐羊群,每年冬天大雁南去总会经过他放牧的地方,就这样年复一年,终于有一天,一只南行的大雁开口问他,“我记得你曾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何至于今天的白发苍苍?”牧羊人含泪回答说,“大雁啊,大雁,不是我愿意变老的,实在是这时光无止境的循环,我才不得不老去的啊!”这是何等的无奈啊,面对韶华的尽逝!而自古英雄暮年、美人迟暮都会让人心生悲情,谁又经得起岁月的横刀呢?
  
   我们有时习惯用一生的时间去考量身边的世事,比如对感情、对事业。我们以为还有太多的时间去弥补,还以为有许多的机会可以重来。是的,我们当然可以相信人在任何一个时点都能选择新的开始,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有时却已经丧失了最好的年华。假如把一生一世离析—-不仅是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这样的几个阶段,更重要的是每个阶段再被分为关键期、敏感期、黄金期,这样的结果只是各留三五年,转瞬即逝,无可重回;即使仿佛机会重在眼前,你还能有当初的心境么,你还可以满怀同样的热情去重新开始么?即使你能,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还一样在同一个地方等你么?谁又敢做这样的奢求呢?而经过这样的离析后,我们才会惊觉,原来一世时间的概念竟然是一个天大的障眼法,它让我们误以为光阴还很漫长,甚至允许我们不时去犹疑,它让我们经常忽视了身边的亲情、爱情还有友情。有人说,50岁后漂亮不漂亮一个样,60以后官大官小一个样,这样一个信息包含着对盛年的留恋与年老的无奈。然年老并不是我们的错,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传承的内涵,只是我们该怎样尽力无悔的度过自己的每个阶段。真的,在走过了岁月以后,才会觉得,那些年少时曾经笑过、泪过、闹过、苦辛过的经历,那些撕肝裂肺的遭遇,都一样的让人怀念,因为那是年轻的证明与是青春的权利。最可怕的是,我们从不曾有过铭心刻骨的欢乐与疼痛。
  
   当我们开始去思考关于衰老与死亡这样课题的时候,自然的,想到了天堂与地狱,想到了前世与今生,想到了生生世世的轮回。我很羡慕宗教徒的境界与解脱,因为相信有神灵的庇佑,他们深信永生,因为有死后的天堂,成就了今生的修炼。我不是一个无神论者,虽然从未感受过神的存在,但我相信,世界各民族在千年的文化传承中,能够保持对神不竭的信仰和至高的尊从,一定有着某种合理的内核;但我也不算有神论者,再准确点说,我从心底里并不能接受这个世界在冥冥之中完全由神主宰,既然赋予生命,何不当给我们机会去做未知的修炼?我的一个朋友欲帮我寻求答案,他说,人性是介乎于神性和动物性之间的,所以不肯完全为其中任何一个精灵所虏。真的是啊,我们在些许时候想挣脱高尚的怀抱,甚至存心去犯一些也许还能填平的错误。不过,我还是喜欢“轮回”这样字眼的,我觉得这世间许多化不开的疙瘩、解不了的仇怨,都可以用七世冤家八世情这样的故事来化解。真的,眼前这个人兴许是在几世前为你含辛茹苦、耽思竭虑的父母;也许是曾为你养老送终、守孝三年的爱子;也许是你铭心刻骨甚至为他徇情的恋人;也许是在晚年为你端汤送药、熬红双眼的伴侣;也许是为你赴汤蹈火、战死沙场的兄弟。在生生不息、生生世世这样岁月的长河之中,也许我们曾经是何等的相互亲近过,人与人之间原本彼此都是值得珍惜的啊。
  
   我终于还是不敢相信来生的,即使有,又可曾真是我今生的延续 —- 我一样会拥有身边这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们?我还可以与他们去分享曾有的经历?更重要的是,我还能生为女人吗,让疼爱伴我成长,让我爱满溢于心中?不,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全新的人生,我偶尔会和今生的一些人相遇,但那也许只是擦肩而过罢了。当然,即使有天堂,想来我也上不去,回顾自己过往的日子,小错不断,哪里能符合天堂至情至美的接纳标准?剩下的恐怕就只有地狱了,那我就申请去看守地狱之门吧,好用各种的恶作剧,去考验来者的本心与善意。只是啊,因为不相信来生,又没有归往天堂的期待,那么,就请过好今生吧,把生命化作童话,那即是我的童话人生。
  
  生命的童话就是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去过自己理想的人生,挣脱俗世的羁绊,淋漓尽致的发挥自己,实现一种极致的美丽。它需要将现时的一些规则搁置一边,为自己立法。从古至今,主流的法令、宗教、道德,谁不是为社会整体秩序而定制、形成?中国的男权社会提出“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精神上奴役的道德标准,然试想一下,那些流传至今传奇的女子又可以数得出几位不是才艺双绝?大概那个哭倒了长城的孟姜女是属于没有文化的,只是对她的褒扬符合统治者的阳谋。可以见得,士大夫阶层的品味其实原不在他们所订立的规则上,然那些公诸于众的准则,渐渐代代相传,在精神上有时钳制着今天的我们。所以,如果可能,请让我们换一些规则活着,如童话故事里的单纯与美丽。
  
  两年前在日内瓦参加AIPPI的年会,在觥筹交错间,结识了一位德国的妇女。我发现她对我异常的友善,她甚至主动走到我面前,然后提起她的丈夫。他是一个中国人,医生。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几年,有一个儿子,只是他英年早逝,离开她已十几年,儿子十九岁,正在北京大学学习。她还掏出丈夫和儿子的照片,一共有十几张。我当时心灵大为震动,这对夫妻间曾经有过怎样幸福的生活,才让历来以傲慢著称的德国妇女如此深情款款;那位中国男人曾以着怎样的努力,才让妻子,在自己离世十几年后,依然情爱不变;她在儿子成人以后,把他送回中国,让他接受这里的教育和文化,好让他知道自己的血管里流着一半这个民族的血液;而对于来自中国的人,她保有一份莫名的亲近,我知道,她是想对丈夫的同胞,倾诉埋在心中对于逝者的追忆。这是何等童话一样的深情!
  
  我也记得在瑞士的那个小村庄,当我徒步穿行于半山腰时,看到一堆码得齐整的木头,我禁不住爬了上去,再环顾四周,除了间或有三两个骑着bike的人在山间运动穿行外,便就只剩下我了。远处有星点色彩斑斓的houses,视野的尽头是著名的日内瓦湖。在这静谧的山间,仿佛世界只因我而存在。我想起了席慕容的诗“还有失落的山峦和草原。”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境,只是对生命充满了感激,感谢我可以来到人世,感谢生活可以让我如此从容的去体味这世间的点点滴滴。我真的应该好好的感谢上苍,它赋予了我美丽与坚韧,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给了我比许多人似乎更长的青春,它在我的血液里注入了对生活不竭的激情,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的胸中拥有一颗感恩的心。所以,我又怎能为挫折吞噬,被悲伤掩埋?如果这些是童话中的魔咒,请让我用智慧和耐力去化解吧。
  
  我知道,生命的童话是需要付出更多对价的,它常常要我们在面临新的选择时,克服自己的怯懦,甚至牺牲已有的既得利益,去挑战更多的险阻,做出超越自己极限的努力。我们大多数人为了生活都会工作,然有一份心仪的事业,为其付出一世的激情,体会曲折的苦辛,品尝成功的喜悦,这岂是可以和单纯的为了生活而劳作同日而语的?我记得多年前,当我们开始唱起《滚滚红尘》,那句“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的交流”时,友人问我,“你肯如此么?”我竟然一时语塞,即使我肯,而我又能么?许多年以后,随着时光的不再,更知道了真情的可贵,便就懂得不去贪恋生活的完美,而去倾心营造生命的深度。 “我啜饮过生活的芳醇,付出了什么,不多,整整一生。”是的,我们理当在事业上优秀,我们理当追求真挚的情感,我们理当相互珍惜,因为我们只有这一生一世。不,当我们明白这点时,也许就已只剩下半生半世了。
  
  只是,我们也注定将受制于草木的生活,我们心中的梦想可能并不会如遂己意,然我们毕竟哭过、笑过、追逐过,我们到底是在追求着自己人生的童话。
  
  我籍着我的童话人生。
  
  

  坐沙发欣赏好文章.

  顶

  其实,童话永远是童话,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

  恩,我把我的生活当成童话一样过~~

  大姐,不要装清纯

  说美丽的话,做恶心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